載入中... 請稍候

精選文章

風雨飄搖的台灣科技產業何處去?中國媒體在台北電腦展後的感想

June 12, 2014 00:44


P1
大陸的互連網(網路)產業正蓬勃發展,台灣的網路公司早已經無法望其項背。前陣子台北電腦大展,一名來自大陸的科技媒體記者來台灣採訪,以下是他的所見所聞:

 

六月的台灣是梅雨季,烏雲大部分時間籠罩著這座海島。每年這個時候,台北電腦展作為全球第二大的科技行業展會,成為了全世界科技產業者匯聚於此最重要的原因。

與十年前相比,人們對PC產業的關注已經變得沒有那麼大吸引力。然而,作為東道主的台灣企業,能夠讓人能記住的亮點依舊只有華碩、宏碁這樣傳統IT企業的新品發布,移動互聯網似乎在這個小島上難以尋覓踪跡。

 

曾經的亞洲矽谷,現今的IT沙漠

從台北市中心沿中山高速公路向西南驅車60分鐘左右,就可以到達新竹科學工業園區。這裡聚集了台灣眾多的高科技公司,因此被稱為台灣“矽谷”。四十多年的時間,在這裡台灣科技行業發生了從無到有的巨變。若干年後,台灣島上科技園遍布,只是沒有一個成長為有互聯網基因的“中關村”。

問及原因,大多數台灣業者給出的答案都是習慣了硬件製造,不過呼籲變革的聲音並沒有停止。甚至就連出租司機也能告訴你,“以後掙錢的是互聯網服務,而不是IT。”

產業人士稱,“產業要變革。”一些數據也證明了這個觀點,因為相關市場正在不斷萎縮。以PC行業為例,IDC數據顯示,2013年台灣市場整體規模縮減了16%,受此影響行業營收下降了12%。這種趨勢亦蔓延至今年第一季度,其中宏碁市場份額同比下降了16%,華碩下降了3.2%。

但問題是,如今的台灣科技產業急需一場怎樣的變革?

 

上世紀曾歷經黃金時期

近代台灣經濟發展曾經歷兩次重要的變革。20世紀60年代的從農業社會轉型工業社會,以及80年代後,工業產品向資本密集、技術密集轉化。前者催生出台灣的科技產業,而後者是台灣致力於高科技產業發展的結果。

不過,有關台灣科技產業最早的故事發生在1973年。那年,台灣成立了工業技術研究院,這個機構最初的使命就是扶持科技行業的發展。隨後,台灣確立了以電子行業作為台灣經濟轉型發展的重要目標,並將集成電路作為加速向高科技轉型的最佳方案。

幾經考察篩選後,1976年台灣引入美國RCA公司技術,後者在半導體等多個領域對台灣科技行業發展產生影響深遠。當年跟隨工業技術研究院接受RCA培訓的那些年輕精英也在日後成長為行業巨頭,他們中包括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和台積電副董事長曾繁誠等。

憑藉強大的半導體產業鏈,台灣孕育出了一批在全球範圍內頗具知名度的科技公司,其中就包括宏碁、華碩、HTC等品牌公司,以及和碩、廣達等代工廠商。直到今天,台灣依然在PC和手機產業鏈上游保持強大的影響力。

在隨後高速發展中,科學工業園區曾創造了台灣高科技產業發展的輝煌,台灣成為全球最大的電子產品生產基地。毫不誇張地說,新竹科學園區的一次大停電可影響到北京中關村甚至全球電子產品價格與市場供應的波動。

具體來說,台灣擁有全球半導體代工生產龍頭企業,建立了一整條的IC(集成電路)供應體系;在以TFT-LCD(薄膜晶體管液晶顯示)為代表的光電產業方面也與韓國企業並駕齊驅;改變了PC廠商零件生產到整機組裝的模式,建立了完整生態鏈,加快產品上市速度。以宏碁為代表的廠商不但推出了自由品牌搶占市場,並成為PC代工業快速發展的案例,筆記本電腦亦如此;而華碩則代表了從電腦主板切入PC市場的另一案例。

在這一階段台灣科技產業的成功原因,有業內人士表示,政府參與成為重要推手。“台灣半導體工業市政府策略性扶持的產業,是政府有計劃地讓產業萌芽茁壯。”

此外,儘管台灣PC及周邊產業的成功看似與企業的商業嗅覺有直接聯繫,但在最初發展IBM兼容機時,政府主導的工業技術研究院也曾參與相關技術研究。

上述業內人士還表示,“優秀的人力資源是促使台灣產業升級的最大動力。”事實上,台灣科技公司大部分採用了技術股和分紅配股制度(所謂“分紅配股”即依據每年運營利潤的某一比例分配給員工,而紅利是依據公司股票的票面價值發給員工,因此員工與公司的經營息息相關),被認為是最能夠留住人才,也是台灣科技產業能夠發展的重要關鍵。

 

 

發展陷入遲緩

台灣科技產業曾創造出龐大的產值,但隨著國際經濟環境的轉變,一些國家和地區的迅速崛起,使得整個科技產業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尤其是美國、日本、韓國等國製造業在大陸投資,使得新的製造產業鍊等有機會與台灣相競爭。

從外部環境來看,主要有三個原因:第一,大陸相關企業迅速崛起,尤其是在移動設備上,深圳產業鏈的完備性已經遠超台灣;第二,三星這樣依靠自身打通產業鏈上下游的效果開始顯現,使得台灣代工企業不再佔據主動權;第三,高通、蘋果以及其他芯片製造企業也開始將打價格戰和專利戰,同台灣企業搶奪市場份額

從台灣科技行業內部來看,台積電的晶圓代工、聯發科的IC設計,以及宏達電、富士康、宏碁的系統廠,甚至連已經轉移出台灣的華碩、技嘉和微星等主機板廠商,以及台達電的電源供應器都越來越難以適應市場。

當年的那些高科技產業,已經變成了今天的傳統行業,在這個領域,依靠大規模生產、低價格搶訂單的模式已經無法走通。某台灣本土分析師表示,“多年累積的代工生產使得台灣科技產業難以與高價值相聯繫”。

更何況,在接下來的幾年裡市場的競爭將會為圍繞互聯網服務展開,而台灣本地卻沒有任何一家軟件或互聯網巨頭。

然而這並不是說,台灣業界並沒有意識到生存的危機。在過去十年,科技行業已經感到了代工的隱患,其中HTC、宏碁和華碩等企業紛紛選擇創建品牌投入市場競爭,在不同的消費電子領域他們都曾一度取得讓人驚豔的成果。

但是,這種優勢並未得到延續。如今台灣街頭的手機廣告中,三星的數量和大小遠超過了HTC,而在電信營業廳內,三星、諾基亞以及大陸一些手機品牌隨處可見,而HTC則也只是陳列的一部分,並沒有受到特殊的優待。

此外,人才流失也是製約當前台灣科技產業發展的重要原因。一位台灣科技公司高管表示,在勞動力人口中有接近20%選擇了到大陸工作,而這並不包括哪些頻繁往返大陸和台灣的人群。

有台灣網友在博客中寫到,“以前覺得當工程師不錯,是可以鼓勵孩子未來從事的職業,但現在寧可小孩去發展自己的興趣。”

與台灣年輕人交流就會發現,即使身處科技行業,他們的生活壓力仍然很大。20-30歲的台灣年輕人中,啃老族是一個普遍現象。這固然有養老政策傾向的原因,但是一些台灣年輕人卻表示,不同科技公司的工資會相差很多,等待他們的只有“熬到”資深。

32歲的王志成是一家台灣IT企業的工作人員,他向騰訊科技透露,大學畢業後曾在富士康工作了6年,去年,他跳槽到現在的企業,他的工資因此增長了1.5倍。他說,現在科技行業裡的台灣年輕人大多擁有這樣的經歷。

台灣大多數科技公司的管理層都已經超過50歲,而本應最具有創造力的年輕人,卻都把時間浪費在“熬”資歷上,這不能不說是一種悲哀。

 

 

4G及可穿戴設備市場能否破局?

產業的悲觀情緒或仍將籠罩2014年。IDC台灣研究副總監江芳韻表示,雖然企業仍將增加IT預算,但市場與技術的快速變動迫使企業在IT規劃上須更策略性聚焦。預計台灣ICT(信息通信技術)市場規模增長達2.4%,相較2013年略為下滑(2013年為2.6%)。

不過,2014年對台灣科技行業來說有兩個重要的發展契機。

 

第一,台灣電信運營商已經開始對4G業務進行宣傳,這或許是一個新的起點。5月29日,中華電信宣布4G正式啟用,成為台灣首家提供4G服務的運營商。隨後,遠傳和台灣大哥大也陸續開始提供4G業務。

在業內人士看來,4G意味著新的機會。台灣大哥大總經理鄭俊卿表示,4G的ARPU比3G高30%,增值服務可再提高10~20%。目前台灣大哥大每月用戶ARPU超過700元。此外,由於4G資費方案均搭配myVideo、myMusic等加值服務,預計將使增值服務用戶數,從目前僅40~50萬的規模快速攀升。

富士康也幾乎在同時宣布了,其將入股台灣運營商亞太電信。這被證實為,富士康利用市場起步階段,擴大行業影響力的表現。

 

第二,可穿戴設備的風潮開始影響著台灣科技行業。在近期舉辦的台北電腦展上,聯發科也拿出代號Aster的穿戴設備芯片解決方案,更是推出了整合前者的LinkIt開發平台,提供完整的參考設計,以協助推動可穿戴應用的發展。

台灣科技媒體《數位時代》引述工研院產經中心主任蘇孟宗表示,如果把軟硬件市場縮小到大中華市場,台灣就有機會做到垂直整合,甚至發展品牌。不過,他亦表示,全球市場最大的挑戰是品牌經營。

目前來看台灣的可穿戴產品發展基本上有兩條路徑。大品牌如宏碁、華碩和HTC雖然會在後期進入市場,但是這並非他們的發展重點。其中華碩和HTC都有透露出推出可穿戴設備的計劃,但具體細節並沒有公佈;零部件供應商和代工廠大多還是停留在傳統工業時代的方式,即幫助其他客戶進行生產。

 

 

互聯網仍是轉型最大短板

不過,由於媒體的呼籲,軟硬件整合的思想已經在台灣業界生根。華碩雲端總經理吳漢章表示,對台灣而言,伴隨軟硬件整合而來的挑戰,就是必須拋開硬件思維,硬件創新的能量要考軟件驅動,台灣交大天使投資俱樂部CEO郭如泳表示,軟硬件整合具有少量多樣的特性更適合新創公司發展。

對此,台灣科技產業的共識是,變革已經勢在必行,方向應有三個:

首先,由於地理因素導致資源有限,台灣科技產業應選擇聚焦深耕的模式,尋求關鍵技術的突破,延續產學研三者的互動;其次,應鼓勵企業加強品牌形象塑造,提升產品市場影響力,並結合其對全球供應鏈的運籌能力,提升自身市場競爭能力;第三:系統並有計劃地推動跨產業領域的互補,使得原有產品和服務的附加價值得以提升。

 

但這僅僅理論上的方向,目前台灣科技產業最大的問題就是“軟”件的不足

與大陸地區互聯網及移動互聯網產業的發展速度相比,台灣近幾十年的表現難以讓人滿意。在台灣,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的BBS文化直到現在人氣依然很高。其中1995年創站的PTT BBS(包括PTT2),目前註冊總人數約150萬人,高峰時段仍然有超過15萬名用戶同時上線,直到Facebook開始流行後才得以改變。

此外,無論PC互聯網還是移動互聯網台灣地區並未能孕育出任何有競爭力的企業,儘管有人口基數的問題存在,但與韓國在互聯網領域的發展相比,就知道這些都不是台灣錯失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機遇的理由。

 

在台北,一位擔任過工程師的出租車司機向騰訊科技表示,“以後掙錢的是互聯網服務,而不是IT。

 

如果不能解決互聯網產業的短板,台灣科技產業的變革可能又變成新一輪的空談。但“看到”如何變成“做到”?是台灣科技從業者需要反复思考和實踐的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