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DropCam創始人:到頭來還是軟體為王,硬體只是軀殼

June 25, 2014 13:31


X king 001


(原文:http://www.leiphone.com/k-software-is-still-king.html)

 

DropCam被稱為重新定義網路攝影機的產品,簡單的攝影機加上雲端儲存讓它一度成為最亮眼的新興硬體創業公司,他​們認為這不是一場硬體創業公司的復興,這只是軟體通吃世界的下一步,是軟體準備徹底改變硬體產業,硬體只是在那裡沽名釣譽。

很多時候,靈感來自最平凡的經歷,Greg Duffy共同創辦人現在在做的東西源於他的父親遭遇了一件煩心事:鄰居家的狗總是在他們的花園裡隨地大小便,卻始終抓不到證據。他想把很多攝影機連接到電腦上,用於偵察那些“野狗”。於是他找來了好基友Aamir Virani,兩人買回一個攝影機,拆開了仔細研究,並為之編寫了軟體。經過逆向工程重新組裝的攝影機不僅能錄應片,還能通過手機等多種設備遠端查看即時畫面,功能強大了N倍。

很多時候軟體和硬體都會失靈,因為硬件太過時了,軟體還不夠好,吹牛吹得神乎其技的,可是確沒有達到大多數用戶的需求。為此,Duffy和其合夥人Aamir Virani準備用一個雲服務來解決這些問題們如果找到了解決方案,說不定就能獲得一些投資。

數個月前 Wired 逮住了他們哥倆,想講講DropCam以及簡單的相機和服務是如何被描述成新時代硬體創業公司的。

 

所謂的硬體復興時代,你們感覺到矽谷投資人的態度轉變嗎?

剛開始很多風險公司都不讓我們進大門,直到DropCam、Fitbit 、Roku這些硬體公司成功了,而且一般是軟體建在硬體上面的。投資者才開始尋求這些成功的模式,態度也跟著有所改變。

 

這是一場硬體復興嗎?

實際上這不是一場硬體創業公司的復興,這只是軟體通吃世界的下一步,是軟體準備徹底改變硬體產業,硬體只是在那裡沽名釣譽。很多公司解決問題的時候需要物理的、電子的或者機械的套件,以前嘗試這個很貴、風險很大,比如你花數百萬開發一個硬體,甚至自己開發的處理器,但可能都沒有機會讓用戶測試你的產品。不過現在大家都這麼做,就不一樣了,用戶開始接受各種各樣的硬體。

 

你自己是怎麼做到那樣的?

我們採用現成的IP攝影機,一定的改造後把我們的軟體內置到上面去,使用Linux軟體,就像黑客破解路由器使其運行Linux系統一樣,然後這個基於Linux的系統會無縫地連接到雲端上去。

 

之所以能做到是因為這些IP相機有一個標準,可以讓你們破解它?

沒有什麼是完全標準的,唯一的標準是裡面有個ARM處理器,就像很多手機裡都有的處理器, 雖然它設計的時候不會讓你簡單就能破解,但至少它是個ARM架構的東西,我們就能想辦法破解它。然後把它變成DropCam。

對ARM處理器進行破解後,剩下的就是視訊程式了,然後讓自家的東西變得越來越標準,而不用自己再設計處理器,當然你也可以花多點時間打造完全自己的模型,這時還可以藉助3D列印機來迅速打造模型。

總的來說DropCam針對家庭和小企業提供影片監控服務,不僅僅是安全,而是讓用戶可以對關心的人隨時保持關注,涉及到防賊,照料寶寶或寵物,視訊聊天,捕捉精彩瞬間等。而這樣的視訊服務恰巧需要一個視訊相機,而這個又不是破解一個智慧型手機就能達到的方案,因為用戶想要的不是70%的解決方案,而是百分之百的解決方案。所以用合適的硬體套上合適的服務,你就容易大規模地普及這個解決方案。

而且好笑的是這個相機其實是來自瑞典,一個叫AXIS的,但我們從Amazon上購買後,再加上我們自定義的固件,然後用自己的商標把原來的商標給蓋住了,結果生產攝影機的廠商很快​​找上門來,告訴他們要嘛合作生產,有錢一起賺;要嘛上法院,打官司。達菲和維拉尼果斷選擇了前者。他們把自己的發明命名為Dropcam,首個成品於2009年底亮相。

 

做出原型要多少錢呢?

很多Kickstarter上的項目說他的目標是募到10萬美元來建立一個電子設備,其實這就是他們完成一個模型所需要的錢,但這個不包括大規模生產的成本,所以他們低估了。大規模生產其實是很難得,這個要求有工廠裡面的人配合,有大公司的品質保證和車間的高度重複率。

事實上,兩人最初對於搞硬體也沒啥信心。在很長一段時間內,Duffy和Virani負責開發軟體,廠商則負責生產攝像頭,每個售價300美元。Dropcam提供了一種較為廉價的遠程視訊監控解決方案,很快成為Geek寵兒。

這種合作關係一直持續到2012年。Duffy和Virani意識到,應該把硬體廠商一腳踢開,自己單幹。他們自己成立了公司,並開始以149美元的價格銷售攝影機,僅為原先的50%。一年間,Dropcam的營收暴漲5倍。

 

基於硬體上的軟體

在證明自己的軟體可以跟硬體完美兼容,值得用戶們購買後, 獲得了投資並引來了大頭Doug Chan,他曾是是Flip Video相機的開發者,再加上投資人跟便宜製造商的關係,它找到了很好的OEM工廠,最後的結果就是DropCam在雲端軟體、硬體、行動App上都表現地很好。

最後,計算機視覺是機器學習和人工智慧的一個分支,解決機器學習的主要方式是獲得更多的數據,Google的Peter Norving曾說過,你的衍算法影響不大,你可以有愚蠢的算法,每次贏的實際上是數據,所以DropCam總是在記錄什麼正在發生上,然後自動告訴你重要的影片(數據),以便幫你更好地管理家中的事情或者你的小生意。

目前DropCam已經幫助人們抓了很多次小偷,因為數據在雲端,後台還監測到不少誰偷了這個相機的小偷,挺搞笑的,拍到了華盛頓橋樑倒塌的瞬間,因當時有個人無意拿著的DropCam正對著那個場面,後來這成為了唯一的事件影像。它記錄了桑迪颶風……它就像一個自然而然地記錄器,記錄著全球正在發生什麼。